北京制造业南迁 鲁北迎来新商机——“争夺”现代汽车

发布时间:2019-07-24

       伴随着环境约束的增强,机械制造类企业纷纷退出北京,北京现代汽车就是其中之一。外迁的北京现代最终选择扩建位于河北沧州的第四工厂,这不仅是单纯一个企业的调整,更是多达超过1000家相关企业的庞大产业链条的整体迁移。

此时,比邻沧州且产业基础及人力资本均具竞争优势的鲁北地区,一跃成为汽车零部件产业的热土。地处鲁北的乐陵市开发区党工委书记谭在甡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当地的刹车片生产商金麒麟集团已凭借与北京现代的成功对接,今年一季度实现销售收入2.61亿元,同比增长23.74%;引进的一家汽车零部件韩资企业——裕罗电器装配有限公司,自身就实现投资2.2亿元。

颇受瞩目的是,北京现代南迁给山东相关产业带来了多少提振?鲁北地区又会受到多大影响?

北边来了个“产业链”

       整个3月份,乐陵市都在忙着接待来自韩国的客人。

       先是韩国自动车协调组合理事长申达锡一行,然后是天津韩国企业商会会长成敏永一行。到了3月底韩国最大媒体《朝鲜日报》中国支社长李润洛的到访,标志着乐陵已受到韩国媒体的高度关注。

       这么多韩国客人的纷至沓来只为一件事:现代汽车的目光已经放到鲁北了。

       2014年7月,北京市发改委、经信委等10部门联合下发《北京市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明确指出:“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中的国四排放以下的发动机、斜交轮胎、地段齿轮、手动变速箱、铸锻件”列入禁止和限制发展行业之后,北京现代就开始了外迁的步伐。

       2015年4月,北京现代(沧州)四工厂奠基;到了2016年,更有外界传言现代汽车在北京的三家工厂至少有两家也要搬往沧州。此外,截至2015年1月,北京现代在国内发展的一级供应商共有173家,经过认证的二级供应商超过1000家,也就是说围绕在其周边的不仅是一个品牌、一家工厂,其背后更是涉及上千家生产企业的巨大产业链。

       近水楼台先得月。根据乐陵有关部门给导报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除韩资汽车零部件企业裕罗公司在乐陵落户外,还有为北汽集团、北京福田等车企供货的上海联孚集团也在当地建厂;此外,原本未参与北京现代供货的当地企业金麒麟集团,目前也与北京现代达成合作协议。

       乐陵市的邻县宁津也有动静,据宁津县开发区副主任李向路介绍,近期很多第三方采购商来宁津采购汽车五金配件,加工后向北京现代供货,“本地也有两家企业开始为他们直接供货。”

“200公里”圈进了什么

       此番北京现代南迁河北沧州,势必抬高沧州本已紧张的用工和土地。所以这超过1000家的供货商要有一大批放到沧州外,形成环绕在其周边的汽配产业集群。

       那么这一“圈儿”产业集群该怎么分布呢?从控制成本的角度来看,现代汽车的这上千家供货商,应该在一个合理的供货半径内均匀分布,既不能太紧密也不能相距太远。“将配套产业分散开来,首先是避免过度集中形成的土地、劳动力等成本的上升。另外分散在两省多地布局,可以寻找最好的营商环境,拿到力度更大的优惠政策。”韩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业务特别助理,韩国华侨戚家昌告诉导报记者。

       至于合理的分布半径距离,戚家昌认为应该在200公里左右,“从北京到沧州北京现代两个厂区之间有200公里,那么汽车配件生产商合理的供货半径应该就是200公里左右。”

       以沧州为圆心,以200公里为半径画个圈,这个圈涵盖了整个德州市,部分济南、滨州的区县也位列其中。此外,整个鲁北地区分布着G2、G3、S12、S39等高速公路网,还有京沪、德龙烟一横一纵两条铁路。因为这个地区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鲁北地区与沧州的联结比想象中的还要紧密。

       “上个月,韩国裕罗的老板从乐陵开车回沧州,高速路上一共用了26分钟!”对于鲁北的“地利”优势,谭在甡如此描述。乐陵地处现代、北汽三大基地形成的“三角地带”的中心位置,南北直接连通沧州、黄骅基地,东西的德滨高速直接连通北汽宝雅基地,均可实现1小时供应。

       乐陵如是,周边县市的地利优势也不遑多让。宁津县到天津港(600717,股吧)2小时、济南国际机场1.5小时;庆云县距渤海50公里、黄骅港80公里;就连南边的齐河县也有背靠济南的地利优势。

       除了地利和路网,鲁北乃至整个山东的营商环境也是有口皆碑。以乐陵市为例,当地有大约33.75 万人劳动力人口(23-50岁),剩余劳动力约10万人,劳动力充足且成本较低;而为了发展汽车零部件产业,乐陵专门还成立了以市长为首的汽车零部件产业发展工作领导小组专门服务企业。

       此外,鲁北地区汽车零配件产业的基础也很不错。据导报记者观察,乐陵市的机械加工、汽车零部件产业本就是当地的支柱产业;宁津县的五金制造业很发达;齐河县还是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城,中国新兴产业装备制造城,这些基础优势也是外迁企业不得不关注的。

北京现代带来什么

       北京现代来了,带来的不仅是韩资或中资配套企业的落户,背后隐藏的商机更是惊人。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外迁并落户山东的产业必然越来越多。然而要充分消化这块产业“大蛋糕”,地方政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如果某地要吸引韩资企业落户,与其对他们说‘本地基础设施发达’、‘本地扶持政策多’,不如对他们说‘可以把你们的产品推介给中国企业’。”戚家昌告诉导报记者,曾经只对现代汽车等大型生产商供货韩资配套企业,现在已经把供货的目标转向了中国企业,“韩国汽车配件质量有口皆碑,但企业缺乏针对中国企业的销售人才。”

        戚家昌认为现在韩企希望地方政府在推销产品方面,尤其是对中国企业推销产品方面对韩企进行帮扶。

       可以想见,未来鲁北地区汽车零部件产业不仅会迎来大发展,落户企业还将逐渐摆脱依赖单一企业购买“独腿走路”的境地。但与此同时,企业对地方政府的要求也就更多。

      “除了让外迁的企业落地,我们还促成了本地企业走出。”谭在甡告诉导报记者。此外,今年齐河县引进的万德公司(吉利汽车、中国重汽等十余家汽车企业的供应商),使用的却是老项目腾出的闲置土地。

       京津冀一体化战略一直在深入推进,未来鲁北地区收获的不仅是商机和产业的青睐,还有整体升级的良机。

       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社会所所长刘德军认为,随着京津冀一体化与山东本地的磨合越来越多,山东有望从大的布局上进入,在基础设施、产业布局、区域间的合作上,有机会往前走一步,实现全面升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