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制造业GDP是美、日、德国三国总和的背后

发布时间:2020-07-07

华丽的数字背后

随着7月份的到来,2020年也宣告过去一半,受全球疫情的影响,各国经济普遍受到冲击。好在国内采取了果断的隔离措施,疫情很快得到良好控制,尽管如此,各经济领域仍受到不同程度影响。2019年全国GDP超过99万亿,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从公开数据来看,中国制造业GDP是美、日、德国三国总和。

除此以外,中国还是全球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国家,是妥妥的世界制造业头号大国,很多国家对中国的制造业都有很大的依赖。显然,这些这些都是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


美国实体清单

前段时间,中国多家高科技企业和高校被列入美国所谓实体清单,某一款设计软件也被禁止使用,没错,是被禁止使用。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我泱泱大国竟然开发不出这样一款软件?先不说每年从高校毕业毕业生有多少,就是专业科研人员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举个简单的例子,大家都知道,在苹果与安卓之外,还有塞班和黑莓,做pc端操作系统起家的微软件还出了一款windows phone系统,怎奈消费者只认苹果与安卓,其它系统也就不了了之。

这里要用到互联网常用一个词:生态。大家对美国封杀华为的事件并不陌生吧,从软件到硬件,一律采用严格的限制,就差限制华为使用安卓系统这后一招。从公开资料来看,华为应该是早已开发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操作系统鸿蒙,但却一直没有大量启用,只是在少量的智慧屏上出现。照华为的说法,没有到最后关头,华为不放弃使用安卓。

鸿蒙作为一个全新的操作系统,不管是应用开发者到终端消费者,都没有在这个系统上形成良性的循环,这与系统本身好坏及所代表的技术水平高低没有太大关系。


工业软件还存在很大成长空间

放在工业互联网领域也是一样的道理,对于工业互联网的重视,不管是国家还是企业,都不是最近两年才开始的。早在很多年前,国家就已经出台了很多政策对相关企业进行引导,也很多的科研机构和科研人员做这方面的研究。但是大家还是会发现的一个问题,某些工业软件有着长达数十年的研究,但实际在工厂里看到的大多数应用软件都是国外开发的。这其实也可以用到刚刚说到“生态”二字来解释。也就是说,国产的工业软件不是没有,只是在主流应用环境中,存在兼容性的问题。

我们都知道,国际上主流的工业软件和那些主流的设备厂商都有深度的合作,他们在接口方面和通信协议方面都会相互兼容。而国产工业软件由于起步相对较晚,在这方面确实还需要提升很多,所以在工业互联网方面还是与发达国家存在差距。


是空间也是机会

从18世纪70年代左右开始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到19世纪70年代开始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再到20世纪四、五十年代第三次工业革命,每次工业革命前后差不多1个世纪左右。新工业革命导致全新的生产方式和更高的生产效率,也就意味着释放更大的生产力,对世界各国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制造业是受工业革命影响直接的领域,直接决定一个国家能否得到进入下一个竞技场的门票,进而影响着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从过去几次工业革命来看,每次工业革命都带来了新的大国崛起。

五年前,国家就提出新工业革命,在之前的文章中,我就已经提到过,制造业对于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的重要性。疫情的出现,放大了很多企业的短板,各类企业也在寻求新的突破,突破口到底在哪里呢?其实短板在哪里突破口就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