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我们被卡脖的是先进的制造设备,错,工业软件才是

发布时间:2020-07-31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工业状况及社会经济

近日,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今年要编制工业企业技术改造升级导向计划,向金融机构再推荐一批重大的技术改造升级项目。同时工信部还联合国家开发银行实施制造业专项贷款,来支持重大项目建设。工业投资下滑在下半年还会进一步收窄,如果把控好,年底回到正增长的水平上来。

疫情之下,各行业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好在国内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政策下,经济得到逐步复苏,各项数据指标正朝着正向增长。工业的创新发展离不开产业转型和技术升级,而产业转型和技术升级更是离不开资金的支持,国家制定相关计划引导资金支持技术改造升级项目,对于疫情下的制造企业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日前,著名经济学家李稻葵老师说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中国经济找到了一个能够精准地应对疫情,同时维护经济适度增长的机制。在这个机制下,我们既能防止疫情扩散,也能保证社会经济的基本正常运行。”他表示:“下半年在全球范围内,中国可能是少见的能够实现正增长的经济体。只要下半年全国范围内,尤其是珠三角、长三角这些大的经济重心无疫情反复现象,今年的GDP增速就很可能达到3%到4%。”



工业大国背后需正视的问题

在工业领域工作的朋友们都知道,在现代的工业体系中,工业可分为41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525个小类。按照工业体系完整度来算,中国工业有大、中、小三个分类的所有分类,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很多人肯定会说,我们国家的工业全面是很全面,但是我们的工业水平大多是中、低端水平,在高精类领域还很欠缺,这当然是事实,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个问题。

但有一点我需要强调,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我们无需自卑。高度发达的德国工业其实刚开始的时候,也并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样。也正是这样,经历几十年的积累,咱们付出了以“环境”为代表的重大代价,才换来了今天工业大国的地位,这种地位来得实属不易。大家对前段时间美、日等国号召本土企业离开中国,去东南亚开厂的事都还忘记犹新吧,结果又怎么样呢?响应的企业少之又少。凡事都要透过现象看本质,从过去20年的经验来看,低端的外资企业撤离,对于我们国家工业产业升级来说,那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当初,外资服装厂大批撤离中国搬到东南亚国家,苹果来了,中国的电子产业得到了巨大发展。近两年,外资电子厂又吵着要离开,这不特斯拉又来了。我想,后面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吧。在我们国家制造业产业升级的过程中,其实是需要通过淘汰一批低端的外资工厂来实现,只要我们本土企业励精图治,实现制造强国的梦想指日可待。放眼当年整个欧洲,引领工业革命是大英帝国,而非德国。德国为了发展本国工业,不断吸纳英国不愿意发展的所谓落后产业,再结合自身优势,不断强大本国优势工业,才造就了德国发达的现代工业。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看到了些许当下中国工业的影子,西方国家不愿意做的低端产业,咱们接过来做,他们不愿意发展的高污染行业,咱们也接过来做。


这才是真正的弱点

大家对于华为应该是不陌生的,我们知道华为除了做通讯基站以外,还生产手机、电脑等消费电子产品,与其说华为是一家科技企业,不如说它是一家制造企业,具体原因后面会展开讲。如果说生产硬件是工业制造的基础,那么工业软件就是基础中的基础,可以说工业软件是才是制造业的命门,工业软件被卡住,那就是企业命门被人卡住。通俗点可以这样类比,一个国家的强大,除了经济和军事无比强大以外,还有一样东西必然强大,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文化。

在制造领域,先进的工艺水平和制造工具就相当于一个国家强大的经济、军事实力,而功能强大的工业软件就相当于这个国家强大的文化体系。看关于美国制裁华为的新闻资讯,我们都知道卡住华为的不是芯片设计,而是芯片制造,那问题来了,我泱泱大国难道就没有一家能生产芯片的企业吗?有当然是有,只是技术上和主流存在很大的差距,人家的是7纳米技术,而咱们的是90纳米的工艺。虽然差距不小,但好歹咱们是有光刻机这种东西。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一个事情,我们常用的工业操作系统、工业应用软件几乎全部都来自欧美国家,国产可以说几乎没有。有人肯定又有疑问,工业软件有那么重要吗?重要,这是当然!因为它是开展一切设计和创作的基础工具。

很多时候,我们说哪家企业有多强大,它强大在哪里?当然是工具咯,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家庭作坊用的是什么工具?全自动化生产的大厂用的又是什么工具?做设计的朋友都知道,用来画建筑、画零件、画芯片的设计软件叫CAD,用来测试实验的仿真类软件叫CAE,用来控制机器运转的制造软件叫CAM。整个这一套的软件服务叫EDA,也就是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真正卡住华为的不是光刻机,而是这套叫EDA的电子设计自动化软件。工业软件是一切生产的源头,就像你没有PR就不能剪出视频来一样,习惯抬杠的某精又要说了,我不会PR用剪映也能剪出视频了,照常可以发到某音上,效果还不比你PR剪的差。

对于这种观点,我想说的是,你去跟专业剪辑打听打听,有谁是在用APPS剪视频的,再去看看有哪部电视剧或电影可以用手机apps剪出来的。美国对华为制裁不光是限制他与美国技术相关的芯片生产商与华为合作,更狠的是限制相关软件制造商与华为合作。

所以,我们需要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我们是工业大国不假,但想要走上工业强国,任重而道远。只有广大制造企业紧随国家规划,合理利用各类资源,才能建立中国强大制造业。